2011尼泊爾 百年守護尼

2011 尼泊爾

服務紀實

這次的尼泊爾服務,主要協助當地的一所學校建屋頂,我們所去的學校是位在山中的山中,尼泊爾那裡的交通是非常困難的,要到深山裡學校的過程更是不容易,學校的路況非常差,有一段路車子爬不上去,只能讓車子倒退再往前衝才能爬上去,志工們嚇得都不敢看,心裡懷疑著為什麼自己要來到這個地方? 但到了學校看到家長、老師、學生們的歡迎,我們的心中充滿著感動與喜悅,孩子們的歡迎是非常純粹自然的,而家長的反應及表情卻是非常令人動容、感動的,我們為他們所做的只是一點點的事情,但他們卻把我們當作像神一樣的膜拜,內心的喜悅及感動並非來自他們把我們當成神一樣的膜拜,而是我們所做的事是那麼的小,但看在他們的眼裡卻是那麼的大,因此他們的感謝便使我們想為他們做更多,志工們在那裡也獲得了非常大的感動,要離開的時候都依依不捨的流下淚來,而校長也告訴我說:你們要離開的前一晚,整夜無法睡著而徹夜未眠。

 

在尼泊爾這種學校是非常多的,若我們繼續去執行這樣的服務,相信台灣會在那裡令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,那裡的環境條件並不是那麼的理想,所以我們即使只為他們做了一點點,他們的感受卻是非常的強烈,我們去的時候電視台及報社的記者都到了,在開幕式上,一個地方教育官員激動的在台上表示,發誓要讓政府好好的幫助這所學校,原來我們一點點的動作,在當地人的心中卻激起很大的迴響,而我們也得到了很大的感動,可以發現到,當一個人的本性很純粹沒有雜念、沒有汙染的,在心跟心可以相會的地方,人是可以相通的,這個經驗非常的重要,因為這表示著人的心是善良純粹的。

 

這次我們在尼泊爾接洽了一個藏傳佛教,我們通過了台灣的辦事處與那裏的機構連接上,我們所住的地方乾淨且便宜,佛學院的校長也非常的重視我們,雖然我們的人數並不多,但佛學院的校長總會特別在早晚接見我們,這個佛學院裡有約兩百位尼泊爾當地的孩子,這些孩子都是來自於窮困的家庭,而佛學院則是提供他們免費的吃、住與教育,就如同一所學校一般。

 

下次的尼泊爾服務可將我們在台灣帶活動的經驗帶到那裡去,雖然我們不可能代替一個人的責任,把他一輩子的幸福承擔下來,但我們可以做到的是,如何透過我們的付出讓他產生感動、產生力量、產生方向及讓他感受到自我本身的價值,使他能自發性的為自己負起責任,這就是一切慈善活動最重要的核心,就像是幫浦抽水,開始時抽不出水來,但只要加入一點水,便能將水抽起,而我們就像是那一點水,水的量雖然不多,但只要有幫浦,便能將水從地底抽出,若在當地有個機構,而我們就是那一點水,這一點水加入後能夠激起人的本心,讓每一個人都看到他的責任,且付出實際的行動,這樣的結合所產生的效益才可大可久,而這便是我們所應扮演的角色,所有慈善活動本身也都應該是這樣的角色,若能因我們的付出,讓每一個人看到自己的責任,且願意付出行動,相信這狀況便會有很大的改變。

林理事長口述   儀萍整理


 

尼泊爾國際志工服務之旅

尼泊爾服務團 陳佳莉

我的尼泊爾服務之旅,要從一個小男孩開始,他叫做Deepak Bayalkoti,他現在是Sir Panteshor小學四年級的學生。

 

我們一行五人到了尼泊爾國際機場後,馬上就又趕搭車去廓爾喀(Gorkha) 開始我們公益服務行程。尼泊爾以多山著名,一路上我們不知道翻越過幾座山,一會兒向上坡盤旋,一會兒向下坡滑行,沿途還得超越好幾台大卡車,終於在剛天黑時抵達。大夥兒精神還沒恢復,當地的政要及媒體記者就已經在飯店等候多時,給了我們一個慎重的歡迎儀式,真是受寵若驚。

 

隔天清晨,要出發去Sri Panteshor小學做活動,我們換了一台越野跑車,Piya (當地協調人) 說,要這種車才跑的動,我們也搞不清楚,上車先。穿過幾條巷道及民宅後,開始進入山坡路,路也越來越陡,車子一直沿著山壁前行,往左邊看就是山谷,只容的下一部車,我們坐在車上很覺得緊張,心裡默默祈禱能平安無事,順利抵達。

 

開了將近一小時的車程後,我們在一片樹林子前下車,我心想,學校在哪?等在路林子前的校長指向山谷中間方向,這時聽到音樂聲遠遠傳來,隱隱看見旗幟飄揚,原來學校夾在山谷當中,我們於是跟著校長再往下坡走,又花了大概十五分鐘才抵達學校門口。

 

學童、老師及家長早已排成兩列,手捧鮮花、鮮草等著,我們經過時,一一接受他們獻花又獻草,這歡迎陣仗比起昨晚更熱烈,我們不知所措地就被簇擁上台。但台下有一男孩吸引了我的目光,他的鼻子破皮,還微微滲出血水,我馬上就把他也一起拉到台上,想問他怎麼了,同時幫他看一下傷口。

 

看到傷口,我倒吸一口氣,傷口還夾有灰塵,要先清潔傷口。我用雙氧水前,叫他要忍住痛,這整個敷藥過程,看他眼睛閉著,但站得直挺,我心裡暗暗佩服這孩子的勇敢。資源缺乏的孩子似乎連痛的機會也都沒有,我很捨不得。

 

最後,我再看看敷完藥的情形,眼光瞄到已經有一排隊伍的學童等著我,他們一一展示他們受傷的部位,有的人腳被蟲咬,有的人手有刀傷,還有連牙齒痛的也來了,我一個接一個幫他們上藥,彷彿我有什麼魔力,上了藥後,孩童們也都很滿意微笑了。

 

隔天,我們再去學校做活動,我馬上想找Deepak,看看他鼻子上的傷好點了沒?才過一天,他鼻上的傷已經結痂了,我再次幫他換藥,他一樣站得直挺挺,真是個勇敢的孩子。

 

一直到我們回台灣前,我跟當地朋友再次確認他鼻上的傷,朋友說他好多了,要我不用擔心。

 

到現在,我仍然會偶爾想起這位Deepak,想到他的勇敢及樂天,想到Sri Panteshor小學,隱藏在山谷樹林中的模樣,希望有機會再回去看看他們。